逍遥酒醉怪蜀黍

许你一世逍遥【花吐症】4

Fouth.挚友,天启

  划破空气的声音。

  “诶诶诶冷静斑斑你醒醒啊是我啊!”身为忍者,斑和柱间自然经历过在睡梦中被偷袭的事,所以斑稍微清醒过来感觉到身边有人时,条件反射的一刀挥了过去,斑这么做被早就有准备的柱间瞬间躲开了。听到熟悉的声音,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打量了一下四周,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随手把苦无塞回枕头底下后又重新躺回去了,斑估计也是睡迷糊了,还顺便用头蹭了蹭柱间的腿。

  用头蹭了蹭柱间的腿。

  蹭了蹭柱间的腿。

  柱间的腿。

  腿。

  牙白,斑爷也ooc了。

  斑爷你醒醒!那是柱间啊!是千手家的糙汉子啊!不是你那香软可爱的奈奈小天使啊!

  在下可能幻肢硬了。

  柱间一下子就蒙逼了。他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子迷迷糊糊的斑,以前的斑那次不是一身傲气立于天下?但这次...还...挺可爱?这是斑斑接受了自己的表现吗?开心的柱间在心里点点头,嗯,不愧是自己的挚友啊,长得比自己漂亮多了!

  扉间板着一张脸冷冷地盯着泉奈。泉奈顶着杀人的目光笑得无法呼吸。原因无他,请小天使们自行想象彩色的扉间。

  范围是整张脸。

  嗯,可以,这很千手扉间。

  在之前扉间被泉奈一步三摇的给丢到了床上, 头在床沿又是狠狠地磕了一下,毛领子聚聚又一次表示【MMP】。泉奈是真的累爆了,也不管死敌怎么样,直接滚倒在扉间旁边,立即睡着了,还别说这床还真的挺大。然而这时候,毛领子聚聚还没有发现自己的脸上那标志性的三道红痕已经变成了彩色的。

  那么重点来了。

  泉奈刚刚洗完澡。

  睡衣是扉间帮忙穿的。

  很松。

  刚刚的动作太大了。

  春光乍泄。

  扉间默默地扭过头去,猜测着地方帮泉奈盖好被子。这个时候,扉间也没发现自己的脸上有颜色。已经很晚了,身边的泉奈微微嘟哝几句,翻个身面对着扉间,一把就抱住了扉间,脸还在扉间的胸口蹭了蹭。

  啧啧啧,毛领子聚聚好福利。

  而然现在扉间并不觉得,他只是全身猛然僵硬,一动不动的死死盯着泉奈,他生怕泉奈突然暴起给他一刀,扉间确定这种事泉奈做的出来。这个时候毛领子聚聚还是没发现www

  “所以说...就连斑斑你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吗?”柱间难得一脸严肃的看着斑,斑微微的偏过头不看柱间的脸,表示肯定。【太假。】柱间紧紧地盯着斑 他知道斑没有说实话,他也知道斑知道自己发现他没说实话,但是——柱间苦笑了一下,斑没说实话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自己只是斑斑的朋友啊。斑看到了柱间的表情,立马就猜到了他在想什么,斑内心也有些无奈,他这是不想让柱间也被传染啊。

  突然斑猛的想起了什么。自己在南贺川的时候昏过去了,但是那个时候自己的周围好像全是花瓣啊?这么说!

  斑突然转头死死看着柱间,柱间有些不自然的缩缩身子:“斑斑?你怎么了?没事吧?”斑一下子站起来一步跨到柱间面前上下打量,“柱间,你从南贺川把我带回来的时候没有没碰到那些花瓣?”

  柱间猛的被吓了一跳,有些磕磕巴巴的回答:“有...有啊,我看那个花有些奇怪,上面还有血,我就...”“你是白痴吗?那么奇怪的东西谁让你碰了?啊?忍者守则上面没有说过吗?”斑是真的没想到,柱间居然碰到了那个花瓣,但是这个状态不对劲啊?

  “喂,柱间,你...碰到了那个花之后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比如说不舒服什么的。”柱间仔细回忆一下,然后扬起一个笑脸:“没有啊斑斑,我的身体很好的哦!”斑顿了一下,“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柱间有些奇怪,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说:“没有啊?斑斑你怎么了?这有什么问题吗?”

许你一世逍遥【花吐症】4

Fouth.挚友,天启

  划破空气的声音。

  “诶诶诶冷静斑斑你醒醒啊是我啊!”身为忍者,斑和柱间自然经历过在睡梦中被偷袭的事,所以斑稍微清醒过来感觉到身边有人时,条件反射的一刀挥了过去,斑这么做被早就有准备的柱间瞬间躲开了。听到熟悉的声音,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打量了一下四周,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随手把苦无塞回枕头底下后又重新躺回去了,斑估计也是睡迷糊了,还顺便用头蹭了蹭柱间的腿。

  用头蹭了蹭柱间的腿。

  蹭了蹭柱间的腿。

  柱间的腿。

  腿。

  牙白,斑爷也ooc了。

  斑爷你醒醒!那是柱间啊!是千手家的糙汉子啊!不是你那香软可爱的奈奈小天使啊!

  在下可能幻肢硬了。

  柱间一下子就蒙逼了。他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子迷迷糊糊的斑,以前的斑那次不是一身傲气立于天下?但这次...还...挺可爱?这是斑斑接受了自己的表现吗?开心的柱间在心里点点头,嗯,不愧是自己的挚友啊,长得比自己漂亮多了!

  扉间板着一张脸冷冷地盯着泉奈。泉奈顶着杀人的目光笑得无法呼吸。原因无他,请小天使们自行想象彩色的扉间。

  范围是整张脸。

  嗯,可以,这很千手扉间。

  在之前扉间被泉奈一步三摇的给丢到了床上, 头在床沿又是狠狠地磕了一下,毛领子聚聚又一次表示【MMP】。泉奈是真的累爆了,也不管死敌怎么样,直接滚倒在扉间旁边,立即睡着了,还别说这床还真的挺大。然而这时候,毛领子聚聚还没有发现自己的脸上那标志性的三道红痕已经变成了彩色的。

  那么重点来了。

  泉奈刚刚洗完澡。

  睡衣是扉间帮忙穿的。

  很松。

  刚刚的动作太大了。

  春光乍泄。

  扉间默默地扭过头去,猜测着地方帮泉奈盖好被子。这个时候,扉间也没发现自己的脸上有颜色。已经很晚了,身边的泉奈微微嘟哝几句,翻个身面对着扉间,一把就抱住了扉间,脸还在扉间的胸口蹭了蹭。

  啧啧啧,毛领子聚聚好福利。

  而然现在扉间并不觉得,他只是全身猛然僵硬,一动不动的死死盯着泉奈,他生怕泉奈突然暴起给他一刀,扉间确定这种事泉奈做的出来。这个时候毛领子聚聚还是没发现www

  “所以说...就连斑斑你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吗?”柱间难得一脸严肃的看着斑,斑微微的偏过头不看柱间的脸,表示肯定。【太假。】柱间紧紧地盯着斑 他知道斑没有说实话,他也知道斑知道自己发现他没说实话,但是——柱间苦笑了一下,斑没说实话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自己只是斑斑的朋友啊。斑看到了柱间的表情,立马就猜到了他在想什么,斑内心也有些无奈,他这是不想让柱间也被传染啊。

  突然斑猛的想起了什么。自己在南贺川的时候昏过去了,但是那个时候自己的周围好像全是花瓣啊?这么说!

  斑突然转头死死看着柱间,柱间有些不自然的缩缩身子:“斑斑?你怎么了?没事吧?”斑一下子站起来一步跨到柱间面前上下打量,“柱间,你从南贺川把我带回来的时候没有没碰到那些花瓣?”

  柱间猛的被吓了一跳,有些磕磕巴巴的回答:“有...有啊,我看那个花有些奇怪,上面还有血,我就...”“你是白痴吗?那么奇怪的东西谁让你碰了?啊?忍者守则上面没有说过吗?”斑是真的没想到,柱间居然碰到了那个花瓣,但是这个状态不对劲啊?

  “喂,柱间,你...碰到了那个花之后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比如说不舒服什么的。”柱间仔细回忆一下,然后扬起一个笑脸:“没有啊斑斑,我的身体很好的哦!”斑顿了一下,“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柱间有些奇怪,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说:“没有啊?斑斑你怎么了?这有什么问题吗?”

许你一世逍遥【花吐症】3

Third.是吗?是啊

  等泉奈清醒过来差点以为是柱间来了。

  扉间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咸猪手已经在泉奈的腹部留下了好几个红印子,在白白的皮肤上显得格外明显,让人生出了一种施虐感。我靠我在干♂什么?!扉间吓得连毛领子都炸起来了,瞬间退后十米远,生怕泉奈暴起给自己一个火遁。

  等到扉间慢慢平静下来,理智才重新接上线,他先用查克拉消去了那些痕迹,给泉奈把衣服换好,帮他盖好了被子,然后就默默地蹲在房间距离泉奈最远的一个角落,面对墙壁陷入了沉思。

  自己很不对劲。

  身为千手家的二把手,身边自然不缺美人,但是因为自己一心沉迷科技,大哥又是个情商为负的,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导致了一众只能独守空闺。扉间努力思考着,他不是没见过那些陷入恋爱中的人,但是,泉奈可是男的啊!带把的!和自己一样的性别啊!还是说自己真的喜欢泉奈?

  【..................】这是突然消沉的毛领子聚聚。

  【.............?】这是以为自己看到了柱间的刚刚起床的泉奈奈。

  喉咙真的很不舒服。

  刚刚才吐过花的斑阴沉着一张脸,把花瓣撕成了碎片,随手丢弃。他当然是懂得这些东西的,所以才会这么暴怒,喜欢的人?没有啊。要是自己死在这么个不知所谓的可笑的病上,说出去可能会被笑死吧。

  尤其是...柱间。

  想到这斑突然好奇,要是知道了自己的死讯,柱间会有何感想。摇摇头,斑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南贺川边。【怎么是这里?】算了不想了,斑弯下腰捡起一块石头,用力扔向对岸。石头在河面弹了几下,随机沉入河中。【怎么会?!】

  斑感知了一下体内的查克拉,随即黑了脸,自己的查克拉不受控制的在胸腔里面化为一片一片的花瓣,数量之庞大。他当机立断,把手伸入喉咙间催吐,紧接着大量的白色花瓣便涌了出来。“咳咳咳...”等到花瓣吐完,斑才深吸了一口气,刚刚差点没窒息。等缓过劲来,斑才低头一看,暗红的血丝已经占了白色花瓣的三分之一,落在黑色的族服上,三色交错,分外诡异的美。接着斑只觉得头有点晕,一阵天旋地转,斑倒下了。

  “斑!!!”一个模糊的身影,是柱间吗?白痴,别过来啊,会传染的...

  “斑!斑!斑你没事吧!斑你醒醒啊!斑!”柱间十分着急,天知道自己看到斑倒下去的时候心都快停止跳动了,还好,还好斑只是晕过去了。在松了一口气之后,柱间的查克拉便开始为斑疗伤,【嗯?】柱间疑惑地停了下来,他一下子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斑的体内查克拉大量减少,这是斑昏迷的原因,但是,柱间居然找不到斑的查克拉的去向。

  【难不成...】柱间低头看了一眼满地的花瓣,刚刚因为紧张还没觉得,现在发现这些花还真是怎么看怎么奇怪,尤其是看到了上面的血丝,柱间捡起一片细细端详,玫瑰的香味和血的腥味冲得柱间鼻子很痒,他放下花瓣,一把把斑打横抱起,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柱间没发现斑的手不自觉的抓住了自己的衣服,往自己怀里靠了靠。

  “喂喂喂,死白毛!你在干啥呢?柱间附体了不是?”泉奈看着消沉的扉间很不习惯。结果扉间没有说话,“喂喂喂!死白毛,叫你呢!”扉间还是没有回话。泉奈立马蹦下床,飞奔到扉间身边一看,一下子笑了。赶了那么久的路,又经历了一系列的折腾,扉间也很累,在墙角就这么蹲坐着,居然睡着了。

  讲真泉奈超级想笑,但是又怕吵醒了身边的人,憋的很辛苦,肩膀不停的抖动,泉奈忍着笑在扉间脸上把那三道红痕涂成了,彩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死白毛你也有今天!】泉奈奈小天使,你ooc了你知道吗?

  看到扉间的毛领子,泉奈奈后知后觉的想扉间会不会受凉,就想着要不要把扉间搬到床上。但!是!千手家全是糙汉子而然宇智波家的人都是精干型的,身高也比不过,所以,泉奈扛着扉间向床挪动着的时候,泉奈感觉自己快死了,【我靠怎么这么重啊你这死白毛!你就不能像那毛领子一样轻一点吗?】

  这是碎碎念的泉奈。

  【( •̀∀•́ )】这是千手·难得心脏·捉弄泉奈·一直醒着的·扉间。

许你一世逍遥【花吐症】3

Third.是吗?是啊

  等泉奈清醒过来差点以为是柱间来了。

  扉间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咸猪手已经在泉奈的腹部留下了好几个红印子,在白白的皮肤上显得格外明显,让人生出了一种施虐感。我靠我在干♂什么?!扉间吓得连毛领子都炸起来了,瞬间退后十米远,生怕泉奈暴起给自己一个火遁。

  等到扉间慢慢平静下来,理智才重新接上线,他先用查克拉消去了那些痕迹,给泉奈把衣服换好,帮他盖好了被子,然后就默默地蹲在房间距离泉奈最远的一个角落,面对墙壁陷入了沉思。

  自己很不对劲。

  身为千手家的二把手,身边自然不缺美人,但是因为自己一心沉迷科技,大哥又是个情商为负的,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导致了一众只能独守空闺。扉间努力思考着,他不是没见过那些陷入恋爱中的人,但是,泉奈可是男的啊!带把的!和自己一样的性别啊!还是说自己真的喜欢泉奈?

  【..................】这是突然消沉的毛领子聚聚。

  【.............?】这是以为自己看到了柱间的刚刚起床的泉奈奈。

  喉咙真的很不舒服。

  刚刚才吐过花的斑阴沉着一张脸,把花瓣撕成了碎片,随手丢弃。他当然是懂得这些东西的,所以才会这么暴怒,喜欢的人?没有啊。要是自己死在这么个不知所谓的可笑的病上,说出去可能会被笑死吧。

  尤其是...柱间。

  想到这斑突然好奇,要是知道了自己的死讯,柱间会有何感想。摇摇头,斑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南贺川边。【怎么是这里?】算了不想了,斑弯下腰捡起一块石头,用力扔向对岸。石头在河面弹了几下,随机沉入河中。【怎么会?!】

  斑感知了一下体内的查克拉,随即黑了脸,自己的查克拉不受控制的在胸腔里面化为一片一片的花瓣,数量之庞大。他当机立断,把手伸入喉咙间催吐,紧接着大量的白色花瓣便涌了出来。“咳咳咳...”等到花瓣吐完,斑才深吸了一口气,刚刚差点没窒息。等缓过劲来,斑才低头一看,暗红的血丝已经占了白色花瓣的三分之一,落在黑色的族服上,三色交错,分外诡异的美。接着斑只觉得头有点晕,一阵天旋地转,斑倒下了。

  “斑!!!”一个模糊的身影,是柱间吗?白痴,别过来啊,会传染的...

  “斑!斑!斑你没事吧!斑你醒醒啊!斑!”柱间十分着急,天知道自己看到斑倒下去的时候心都快停止跳动了,还好,还好斑只是晕过去了。在松了一口气之后,柱间的查克拉便开始为斑疗伤,【嗯?】柱间疑惑地停了下来,他一下子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斑的体内查克拉大量减少,这是斑昏迷的原因,但是,柱间居然找不到斑的查克拉的去向。

  【难不成...】柱间低头看了一眼满地的花瓣,刚刚因为紧张还没觉得,现在发现这些花还真是怎么看怎么奇怪,尤其是看到了上面的血丝,柱间捡起一片细细端详,玫瑰的香味和血的腥味冲得柱间鼻子很痒,他放下花瓣,一把把斑打横抱起,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柱间没发现斑的手不自觉的抓住了自己的衣服,往自己怀里靠了靠。

  “喂喂喂,死白毛!你在干啥呢?柱间附体了不是?”泉奈看着消沉的扉间很不习惯。结果扉间没有说话,“喂喂喂!死白毛,叫你呢!”扉间还是没有回话。泉奈立马蹦下床,飞奔到扉间身边一看,一下子笑了。赶了那么久的路,又经历了一系列的折腾,扉间也很累,在墙角就这么蹲坐着,居然睡着了。

  讲真泉奈超级想笑,但是又怕吵醒了身边的人,憋的很辛苦,肩膀不停的抖动,泉奈忍着笑在扉间脸上把那三道红痕涂成了,彩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死白毛你也有今天!】泉奈奈小天使,你ooc了你知道吗?

  看到扉间的毛领子,泉奈奈后知后觉的想扉间会不会受凉,就想着要不要把扉间搬到床上。但!是!千手家全是
糙汉子而然宇智波家的人都是精干型的,身高也比不过,所以,泉奈扛着扉间向床挪动着的时候,泉奈感觉自己快死了,【我靠怎么这么重啊你这死白毛!你就不能像那毛领子一样轻一点吗?】

  这是碎碎念的泉奈。

  【( •̀∀•́ )】这是千手·难得心脏·捉弄泉奈·一直醒着的·扉间。

许你一世逍遥【花吐症】2

Second.请你去死吧

  泉奈奈现在很糟心。

  WTF!?身为旅游胜地旅馆那么少真的好吗?扉间看了一眼开启了碎碎念模式的团子脸,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其实这个锅并不归旅馆背,只是这几天人太多了,但是!恰好剩下一间房是要闹哪样?还是单人间!服务员笑的一脸的春花灿烂,用搞事情的语气说:“没事的二位,虽然是单人间,但是这张床是非常大的,两个大男人挤一挤是没问题的哟~”【瞧瞧这波浪号!你脑子进房间扉间了吗?】泉奈一脸心痛的想着。

  :-(又疯了一个。

  无果,泉奈狠狠地瞪了眼扉间,转身就走进房间,干脆利落地把门一锁,行李一丢,开开心心的去洗澡了。

  被关在门外鼻子险些被砸平的毛领子聚聚【...】。莫名有些好笑,扉间突然觉得泉奈就像没长大一样,还闹小情绪呢还,脸上还是一脸严肃。前台小姐觉得自己可能猜错了两人的关系,十分尴尬的上前问扉间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在再三确定没有空房间之后,扉间认命的叹了一口气,发动了飞雷神。还好扉间为了预防万一在泉奈身上留下了印记。

  但是,为什么,泉奈,一定要,那么,着急的,洗澡?

  不得不说一下,按照宇智波兄弟骨科的尿性,斑会让弟弟吃苦吗?不会!所以订的客栈也是最好的,哪怕是单人间,面积也是十分的大,浴室里更是有一个堪比小型游泳池的浴缸。泉奈想好好的泡个澡,正在慢慢的放水,浴室里面蒸汽弥漫,朦朦胧胧,而泉奈的衣服已经脱了一半系在腰上。

  所以扉间不得不再一次感叹宇智波惊人的颜遁,接着就被受到惊吓的泉奈开了写轮眼一顿揍。泉奈:【呵呵。】任谁在准备洗澡时被看到都会暴走的好吗啊!?尤其是自己的死敌!扉间楞楞地看着眼前完全不一样的泉奈,居然忘记了还手。也许是因为浴室里温度高的原因,泉奈白皙的皮肤上被蒙了一层粉红,与通红的写轮眼相协调,头发被高高束起,漏下了几缕青丝,反而衬的泉奈愈发清秀。柔和的五官,羞红的脸颊,明亮的眸子,纤细的腰肢,扉间只觉得自己要彻底沉溺其中了。【...】

泉奈的眼睛疯狂地转动着,他在手上快速地结了印,一张嘴:“火遁·豪火咳咳咳——”【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泉奈冷漠脸想着。不受控制的张嘴,一大堆墨色的花瓣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铁锈味扑面而来,连久经沙场的扉间都忍不住退了一步,下意识的揉了揉鼻子,可以见得那惊人的出血量,但花瓣还是黑漆漆的。扉间蹲下来想要捡起一片仔细观察,就猛然地听到凄厉的尖叫:“住手!别碰!”扉间疑惑抬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飞扑过来的泉奈一把抱住倒在了地上,接着扉间就被泉奈抓了起来一把扔在了门上,“哗啦”一声,扉间被扔到了床边,头狠狠地磕在了床沿,一下子就蒙了。扉间:【MMP】

  等缓过来了,扉间抬头看向浴室,却发现破口已经被泉奈的查克拉堵住了。他都不需要很用心的去感知,就可以听到泉奈痛苦地呻吟,他几乎可以想象的出,浴室里面会是怎样的景象。泉奈现在很难受,胸口感觉有什么东西快要装不下了一般,令人无法呼吸。即使张大了嘴,花也吐不干净,一片一片地,在身边铺成了一堆,疼地想叫出声,却因为花瓣的原因只能发出“嗬嗬”的漏气声。隐隐约约间,泉奈似乎听见了白毛的声音,【不可能吧...死白毛怎么会来关心我啊...好痛...】

  好痛啊...

  好痛苦啊...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普通人呢...

  为什么我是宇智波呢...

  不是的话...就能...

  好痛啊...
 
  尼桑...

  救救我...

  尼桑...

  泉奈好痛啊...

  谁...谁来救救泉奈吧...

  谁来...

  扉间...

  为什么自己会想起那个死白毛呢?泉奈并不清楚,现在想起来,自己确实早就陷进去了啊。但是当痛苦的缩成一团的泉奈看到强行破门而入的扉间时,心里莫名奇妙地却感到安心,双眼缓缓地闭上,泉奈安心的昏睡了过去。然而相比起泉奈的安心,扉间看到泉奈闭上眼的那一刻,整个人却一下了呆住了。

  难以置信。

  他...死了?

  泉奈死了?

  那个宇智波泉奈终于死了?

  那个满身傲气的宇智波二把手就这么死了?

  没死在自己手里,却死在了一种可笑的病手上?

  骗人的...骗人的吧...

  这不好笑...这一点都不好笑啊泉奈...

  你这混蛋...快起来...快起来啊!

  扉间一抬脚就要冲过去,他要亲自看看那个不可一世的混蛋是不是真的死了,看看他最后一刻眼里的感情,看看能住在他心里的人是谁。就在这时,泉奈皱起了眉头,微微的咳了两声,吐出了几片花瓣,又是沉沉睡去。

  千手·想多了·扉间:...我宛如一个给自己强行加戏的野鸡。

  小心翼翼的用查克拉隔离了那些花瓣,扉间动作温柔地用公主抱把泉奈抱起来,轻轻地放在床上,又不辞辛劳地打水来,给死对头仔细地擦干净身子。【啧啧啧,原来还是有腹肌的啊。】扉间真的只是不小心瞟到,顿了一下,便伸出了自己的罪恶之手。应该说真不愧是宇智波吗,这皮肤真是好,摸着十分有弹性,白皙顺滑,手上也没有很厚的茧,扉间又想想自己千手家的糙汉子们,静默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哎别说这手感还真好。

  等等!我在干什么!?

许你一世逍遥【花吐症】2

Second.请你去死吧

  泉奈奈现在很糟心。

  WTF!?身为旅游胜地旅馆那么少真的好吗?扉间看了一眼开启了碎碎念模式的团子脸,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其实这个锅并不归旅馆背,只是这几天人太多了,但是!恰好剩下一间房是要闹哪样?还是单人间!服务员笑的一脸的春花灿烂,用搞事情的语气说:“没事的二位,虽然是单人间,但是这张床是非常大的,两个大男人挤一挤是没问题的哟~”【瞧瞧这波浪号!你脑子进房间扉间了吗?】泉奈一脸心痛的想着。

  :-(又疯了一个。

  无果,泉奈狠狠地瞪了眼扉间,转身就走进房间,干脆利落地把门一锁,行李一丢,开开心心的去洗澡了。

  被关在门外鼻子险些被砸平的毛领子聚聚【...】。莫名有些好笑,扉间突然觉得泉奈就像没长大一样,还闹小情绪呢还,脸上还是一脸严肃。前台小姐觉得自己可能猜错了两人的关系,十分尴尬的上前问扉间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在再三确定没有空房间之后,扉间认命的叹了一口气,发动了飞雷神。还好扉间为了预防万一在泉奈身上留下了印记。

  但是,为什么,泉奈,一定要,那么,着急的,洗澡?

  不得不说一下,按照宇智波兄弟骨科的尿性,斑会让弟弟吃苦吗?不会!所以订的客栈也是最好的,哪怕是单人间,面积也是十分的大,浴室里更是有一个堪比小型游泳池的浴缸。泉奈想好好的泡个澡,正在慢慢的放水,浴室里面蒸汽弥漫,朦朦胧胧,而泉奈的衣服已经脱了一半系在腰上。

  所以扉间不得不再一次感叹宇智波惊人的颜遁,接着就被受到惊吓的泉奈开了写轮眼一顿揍。泉奈:【呵呵。】任谁在准备洗澡时被看到都会暴走的好吗啊!?尤其是自己的死敌!扉间楞楞地看着眼前完全不一样的泉奈,居然忘记了还手。也许是因为浴室里温度高的原因,泉奈白皙的皮肤上被蒙了一层粉红,与通红的写轮眼相协调,头发被高高束起,漏下了几缕青丝,反而衬的泉奈愈发清秀。柔和的五官,羞红的脸颊,明亮的眸子,纤细的腰肢,扉间只觉得自己要彻底沉溺其中了。【...】

泉奈的眼睛疯狂地转动着,他在手上快速地结了印,一张嘴:“火遁·豪火咳咳咳——”【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泉奈冷漠脸想着。不受控制的张嘴,一大堆墨色的花瓣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铁锈味扑面而来,连久经沙场的扉间都忍不住退了一步,下意识的揉了揉鼻子,可以见得那惊人的出血量,但花瓣还是黑漆漆的。扉间蹲下来想要捡起一片仔细观察,就猛然地听到凄厉的尖叫:“住手!别碰!”扉间疑惑抬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飞扑过来的泉奈一把抱住倒在了地上,接着扉间就被泉奈抓了起来一把扔在了门上,“哗啦”一声,扉间被扔到了床边,头狠狠地磕在了床沿,一下子就蒙了。扉间:【MMP】

  等缓过来了,扉间抬头看向浴室,却发现破口已经被泉奈的查克拉堵住了。他都不需要很用心的去感知,就可以听到泉奈痛苦地呻吟,他几乎可以想象的出,浴室里面会是怎样的景象。泉奈现在很难受,胸口感觉有什么东西快要装不下了一般,令人无法呼吸。即使张大了嘴,花也吐不干净,一片一片地,在身边铺成了一堆,疼地想叫出声,却因为花瓣的原因只能发出“嗬嗬”的漏气声。隐隐约约间,泉奈似乎听见了白毛的声音,【不可能吧...死白毛怎么会来关心我啊...好痛...】

  好痛啊...

  好痛苦啊...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普通人呢...

  为什么我是宇智波呢...

  不是的话...就能...

  好痛啊...
 
  尼桑...

  救救我...

  尼桑...

  泉奈好痛啊...

  谁...谁来救救泉奈吧...

  谁来...

  扉间...

  为什么自己会想起那个死白毛呢?泉奈并不清楚,现在想起来,自己确实早就陷进去了啊。但是当痛苦的缩成一团的泉奈看到强行破门而入的扉间时,心里莫名奇妙地却感到安心,双眼缓缓地闭上,泉奈安心的昏睡了过去。然而相比起泉奈的安心,扉间看到泉奈闭上眼的那一刻,整个人却一下了呆住了。

  难以置信。

  他...死了?

  泉奈死了?

  那个宇智波泉奈终于死了?

  那个满身傲气的宇智波二把手就这么死了?

  没死在自己手里,却死在了一种可笑的病手上?

  骗人的...骗人的吧...

  这不好笑...这一点都不好笑啊泉奈...

  你这混蛋...快起来...快起来啊!

  扉间一抬脚就要冲过去,他要亲自看看那个不可一世的混蛋是不是真的死了,看看他最后一刻眼里的感情,看看能住在他心里的人是谁。就在这时,泉奈皱起了眉头,微微的咳了两声,吐出了几片花瓣,又是沉沉睡去。

  千手·想多了·扉间:...我宛如一个给自己强行加戏的野鸡。

  小心翼翼的用查克拉隔离了那些花瓣,扉间动作温柔地用公主抱把泉奈抱起来,轻轻地放在床上,又不辞辛劳地打水来,给死对头仔细地擦干净身子。【啧啧啧,原来还是有腹肌的啊。】扉间真的只是不小心瞟到,顿了一下,便伸出了自己的罪恶之手。应该说真不愧是宇智波吗,这皮肤真是好,摸着十分有弹性,白皙顺滑,手上也没有很厚的茧,扉间又想想自己千手家的糙汉子们,静默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哎别说这手感还真好。

  等等!我在干什么!?

许你一世逍遥【花吐症】

First.黑白花瓣
  花瓣出現的很突然啊。

  泉奈无所事事的看着手中的花,黑色曼陀罗上有着淡淡的血丝几乎看不出來,很清很清的香和铁锈味让泉奈想吐,他漫不经心地把所有花瓣捡起,准备烧了。“火盾——豪咳咳咳。”

  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喉咙间不自觉的滑动了一下,曼陀罗的花瓣再次纷纷扬扬地落下。“啧。”泉奈曾经听说过这种病,这是存在于传说中的病——花吐症。据说只要接触到花瓣就会被传染,只有心爱之人的唾液才能治好。

  但是,泉奈笑了,他根本就沒有喜欢的人啊。【怕不是死白毛的阴谋吧。】摇摇头,泉奈决定领个长期任务出去散散心,正好这段时间两族签订协约暂时休整,斑也就同意了。“路上小心啊,泉奈。”斑笑的溫柔,泉奈也仰起头回了一个笑容,“嗯,尼桑~”果然只有尼桑最温柔了呢!

  任务很简单,泉奈把几个山贼解决了后决定去泡泡温泉,一转身,似乎想起了什么,“哗啦——”泉奈把一个玻璃瓶碎了。

  那是用来装花瓣的瓶子,几乎有他人那么高,已经装满了一半。打碎了后花香和铁锈味混在一起,泉奈皱皱眉。—时安静。看来这几个小山贼沒有暗恋的人啊,还想看看别人吐花是什么样子的。泉奈有些遗憾的摇头,转身就走了。

  【这,这是!】猩红的眸子里满是震惊,扉间抬头看了看泉奈离开的方向,说不出话来。他抱着同样的想法出来散心,卻不想恰好和泉奈的任务目的地相同。躲在一棵树上目睹了一切的扉间有些好奇的下来近距里的研究这些花瓣,在看到了血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来就喜欢研究這些東西,知道也就不足为奇。难怪自己在树上那么久了泉奈也沒有发现自己,看來这是真的了。

  花吐症患者的查克拉会一点一点的減少。

  直到死亡。

  扉间慢慢的朝着泉奈离开的方向走去,心里乱糟糟的。作为死敌,他现在应该做的是高兴,并且尽全力去阻止泉奈病好,但是,但是,一想到泉奈,那个长相可爱的宇智波,有了暗恋的人,扉间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他只好把这种情绪归结为死对头都有了暗恋对象但是自己依然是单身的情況。【我该怎么做...】

  猛然回神,扉间运起忍足加速去追泉奈。而泉奈現在已经到了繁华区,街道上人来人往,泉奈这瞧瞧那看看,不一会儿手上就堆满了甜品,嘴里还叼着一顆苹果糖。作为重度甜党的泉奈拥有怎么吃都不会胖的体质,非常让人羨慕。

  “唔唔唔!”由于手上的东西太多了,嘴里的糖化了也没手清理,一道红色的粘稠的糖汁顺着嘴角流到下巴,沿着小巧的喉结滑过精致的锁骨,然后被高领挡住看不见了。这是扉间刚刚赶到时看到的景象,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扉间懊恼自己怎么从来没发现死敌怎么这么迷人,看看街上的色狼,眼睛都直了。

  扉间不喜欢那些眼光,或许是出去男人的劣性根,扉间大踏步上前,十分自然的从泉奈手里接过甜品,斜着眼看他,“赶紧擦擦,弄脏了不好洗。”泉奈本來正懊恼着衣服,突然手上一轻,接着就看到了一头熟悉到让人胃疼的白发,然后是一贯冰冷的声线却说着关心人的话。“死白毛?”讲真泉奈现在很意外,任谁看到自己的死敵敌來关心自己都会吃惊的吧。

  泉奈真的很好看啊,扉间再次想著。眼睛因为惊讶而微微瞪圆,嘴角微张,让人人忍不住生出一股保护欲。【不对!我在想些什么啊!】扉间一下子回过神 果然宇智波都是邪恶的一族。

  “斑斑~”一个黑长直出现在宇智波族长身后,不出意外的被一拳揍在了肚子上,“柱间!!!都说了不要站在我背后!”“啊,斑斑好凶啊——【消沉】。”“你好歹也是千手的族长啊!这个动不动就消沉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下!”看着眼前的人,连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嘴角微微的勾起,笑得一派温柔。

  都说宇智波一族出美人,这话不假,斑被誉为战场玫瑰是有原因的。柱间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感觉心狠狠的痛了一下,这么美好的人,如果,如果是生在和平年代该有多好,又转念一想,如果不是生在战争年代,自己又怎么能遇到他呢?默默地笑。

  他的挚友,他的天启。

  猛然的手上动作一顿,胸膛里感觉有什么在摩擦,斑皱着眉头,十分干脆的要把柱间赶回去,他直觉的不想让挚友看到自己举动类似常人的一面。“咳咳咳——”咳得撕心裂肺,斑死死盯着自己的手掌,接着一个瞬身就不见了,只留下柱间一个人发呆。【那个东西…】柱间收起了脸上的笑,他看的很清楚 可以肯定斑吐出來什么东西,但是为什么斑不告诉自己?
  【啊,被讨厌了嗎...】这是一瞬间就消沉的千手族长。只不过,那个咳出来的东西,真的很让人在意啊。

  身为一族之長长,斑当然知道这个东西,他只是奇怪,为什么是自己?自己会有喜欢的人?是谁?手心的白色玫瑰花瓣安安静静的躺着,几缕血丝十分明显。 

  风起,黑色的和白色的花瓣四处飞散,终于在阳光下化为灰烬。

  黑色曼陀罗——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
  白玫瑰——我足以于你相配。

许你一世逍遥【花吐症】

First.黑白花瓣
  花瓣出現的很突然啊。

  泉奈无所事事的看着手中的花,黑色曼陀罗上有着淡淡的血丝几乎看不出來,很清很清的香和铁锈味让泉奈想吐,他漫不经心地把所有花瓣捡起,准备烧了。“火盾——豪咳咳咳。”

  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喉咙间不自觉的滑动了一下,曼陀罗的花瓣再次纷纷扬扬地落下。“啧。”泉奈曾经听说过这种病,这是存在于传说中的病——花吐症。据说只要接触到花瓣就会被传染,只有心爱之人的唾液才能治好。

  但是,泉奈笑了,他根本就沒有喜欢的人啊。【怕不是死白毛的阴谋吧。】摇摇头,泉奈决定领个长期任务出去散散心,正好这段时间两族签订协约暂时休整,斑也就同意了。“路上小心啊,泉奈。”斑笑的溫柔,泉奈也仰起头回了一个笑容,“嗯,尼桑~”果然只有尼桑最温柔了呢!

  任务很简单,泉奈把几个山贼解决了后决定去泡泡温泉,一转身,似乎想起了什么,“哗啦——”泉奈把一个玻璃瓶碎了。

  那是用来装花瓣的瓶子,几乎有他人那么高,已经装满了一半。打碎了后花香和铁锈味混在一起,泉奈皱皱眉。—时安静。看来这几个小山贼沒有暗恋的人啊,还想看看别人吐花是什么样子的。泉奈有些遗憾的摇头,转身就走了。

  【这,这是!】猩红的眸子里满是震惊,扉间抬头看了看泉奈离开的方向,说不出话来。他抱着同样的想法出来散心,卻不想恰好和泉奈的任务目的地相同。躲在一棵树上目睹了一切的扉间有些好奇的下来近距里的研究这些花瓣,在看到了血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来就喜欢研究這些東西,知道也就不足为奇。难怪自己在树上那么久了泉奈也沒有发现自己,看來这是真的了。

  花吐症患者的查克拉会一点一点的減少。

  直到死亡。

  扉间慢慢的朝着泉奈离开的方向走去,心里乱糟糟的。作为死敌,他现在应该做的是高兴,并且尽全力去阻止泉奈病好,但是,但是,一想到泉奈,那个长相可爱的宇智波,有了暗恋的人,扉间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他只好把这种情绪归结为死对头都有了暗恋对象但是自己依然是单身的情況。【我该怎么做...】

  猛然回神,扉间运起忍足加速去追泉奈。而泉奈現在已经到了繁华区,街道上人来人往,泉奈这瞧瞧那看看,不一会儿手上就堆满了甜品,嘴里还叼着一顆苹果糖。作为重度甜党的泉奈拥有怎么吃都不会胖的体质,非常让人羨慕。

  “唔唔唔!”由于手上的东西太多了,嘴里的糖化了也没手清理,一道红色的粘稠的糖汁顺着嘴角流到下巴,沿着小巧的喉结滑过精致的锁骨,然后被高领挡住看不见了。这是扉间刚刚赶到时看到的景象,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扉间懊恼自己怎么从来没发现死敌怎么这么迷人,看看街上的色狼,眼睛都直了。

  扉间不喜欢那些眼光,或许是出去男人的劣性根,扉间大踏步上前,十分自然的从泉奈手里接过甜品,斜着眼看他,“赶紧擦擦,弄脏了不好洗。”泉奈本來正懊恼着衣服,突然手上一轻,接着就看到了一头熟悉到让人胃疼的白发,然后是一贯冰冷的声线却说着关心人的话。“死白毛?”讲真泉奈现在很意外,任谁看到自己的死敵敌來关心自己都会吃惊的吧。

  泉奈真的很好看啊,扉间再次想著。眼睛因为惊讶而微微瞪圆,嘴角微张,让人人忍不住生出一股保护欲。【不对!我在想些什么啊!】扉间一下子回过神 果然宇智波都是邪恶的一组。

  “斑斑~”一个黑长直出现在宇智波族长身后,不出意外的被一拳揍在了肚子上,“柱间!!!都说了不要站在我背后!”“啊,斑斑好凶啊——【消沉】。”“你好歹也是千手的族长啊!这个动不动就消沉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下!”看着眼前的人,连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嘴角微微的勾起,笑得一派温柔。

  都说宇智波一族出美人,这话不假,斑被誉为战场玫瑰是有原因的。柱间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感觉心狠狠的痛了一下,这么美好的人,如果,如果是生在和平年代该有多好,又转念一想,如果不是生在战争年代,自己又怎么能遇到他呢?默默地笑。

  他的挚友,他的天启。

  猛然的手上动作一顿,胸膛里感觉有什么在摩擦,斑皱着眉头,十分干脆的要把柱间赶回去,他直觉的不想让挚友看到自己举动类似常人的一面。“咳咳咳——”咳得撕心裂肺,斑死死盯着自己的手掌,接着一个瞬身就不见了,只留下柱间一个人发呆。【那个东西…】柱间收起了脸上的笑,他看的很清楚 可以肯定斑吐出來什么东西,但是为什么斑不告诉自己?

【啊,被讨厌了嗎...】这是一瞬间就消沉的千手族长。只不过,那个咳出来的东西,真的很让人在意啊。

  身为一族之長长,斑当然知道这个东西,他只是奇怪,为什么是自己?自己会有喜欢的人?是谁?手心的白色玫瑰花瓣安安静静的躺着,几缕血丝十分明显。 

  风起,黑色的和白色的花瓣四处飞散,终于在阳光下化为灰烬。

  黑色曼陀罗——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
  白玫瑰——我足以于你相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