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酒醉怪蜀黍

许你一世逍遥【花吐症】

First.黑白花瓣
  花瓣出現的很突然啊。

  泉奈无所事事的看着手中的花,黑色曼陀罗上有着淡淡的血丝几乎看不出來,很清很清的香和铁锈味让泉奈想吐,他漫不经心地把所有花瓣捡起,准备烧了。“火盾——豪咳咳咳。”

  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喉咙间不自觉的滑动了一下,曼陀罗的花瓣再次纷纷扬扬地落下。“啧。”泉奈曾经听说过这种病,这是存在于传说中的病——花吐症。据说只要接触到花瓣就会被传染,只有心爱之人的唾液才能治好。

  但是,泉奈笑了,他根本就沒有喜欢的人啊。【怕不是死白毛的阴谋吧。】摇摇头,泉奈决定领个长期任务出去散散心,正好这段时间两族签订协约暂时休整,斑也就同意了。“路上小心啊,泉奈。”斑笑的溫柔,泉奈也仰起头回了一个笑容,“嗯,尼桑~”果然只有尼桑最温柔了呢!

  任务很简单,泉奈把几个山贼解决了后决定去泡泡温泉,一转身,似乎想起了什么,“哗啦——”泉奈把一个玻璃瓶碎了。

  那是用来装花瓣的瓶子,几乎有他人那么高,已经装满了一半。打碎了后花香和铁锈味混在一起,泉奈皱皱眉。—时安静。看来这几个小山贼沒有暗恋的人啊,还想看看别人吐花是什么样子的。泉奈有些遗憾的摇头,转身就走了。

  【这,这是!】猩红的眸子里满是震惊,扉间抬头看了看泉奈离开的方向,说不出话来。他抱着同样的想法出来散心,卻不想恰好和泉奈的任务目的地相同。躲在一棵树上目睹了一切的扉间有些好奇的下来近距里的研究这些花瓣,在看到了血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来就喜欢研究這些東西,知道也就不足为奇。难怪自己在树上那么久了泉奈也沒有发现自己,看來这是真的了。

  花吐症患者的查克拉会一点一点的減少。

  直到死亡。

  扉间慢慢的朝着泉奈离开的方向走去,心里乱糟糟的。作为死敌,他现在应该做的是高兴,并且尽全力去阻止泉奈病好,但是,但是,一想到泉奈,那个长相可爱的宇智波,有了暗恋的人,扉间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他只好把这种情绪归结为死对头都有了暗恋对象但是自己依然是单身的情況。【我该怎么做...】

  猛然回神,扉间运起忍足加速去追泉奈。而泉奈現在已经到了繁华区,街道上人来人往,泉奈这瞧瞧那看看,不一会儿手上就堆满了甜品,嘴里还叼着一顆苹果糖。作为重度甜党的泉奈拥有怎么吃都不会胖的体质,非常让人羨慕。

  “唔唔唔!”由于手上的东西太多了,嘴里的糖化了也没手清理,一道红色的粘稠的糖汁顺着嘴角流到下巴,沿着小巧的喉结滑过精致的锁骨,然后被高领挡住看不见了。这是扉间刚刚赶到时看到的景象,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扉间懊恼自己怎么从来没发现死敌怎么这么迷人,看看街上的色狼,眼睛都直了。

  扉间不喜欢那些眼光,或许是出去男人的劣性根,扉间大踏步上前,十分自然的从泉奈手里接过甜品,斜着眼看他,“赶紧擦擦,弄脏了不好洗。”泉奈本來正懊恼着衣服,突然手上一轻,接着就看到了一头熟悉到让人胃疼的白发,然后是一贯冰冷的声线却说着关心人的话。“死白毛?”讲真泉奈现在很意外,任谁看到自己的死敵敌來关心自己都会吃惊的吧。

  泉奈真的很好看啊,扉间再次想著。眼睛因为惊讶而微微瞪圆,嘴角微张,让人人忍不住生出一股保护欲。【不对!我在想些什么啊!】扉间一下子回过神 果然宇智波都是邪恶的一组。

  “斑斑~”一个黑长直出现在宇智波族长身后,不出意外的被一拳揍在了肚子上,“柱间!!!都说了不要站在我背后!”“啊,斑斑好凶啊——【消沉】。”“你好歹也是千手的族长啊!这个动不动就消沉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下!”看着眼前的人,连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嘴角微微的勾起,笑得一派温柔。

  都说宇智波一族出美人,这话不假,斑被誉为战场玫瑰是有原因的。柱间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感觉心狠狠的痛了一下,这么美好的人,如果,如果是生在和平年代该有多好,又转念一想,如果不是生在战争年代,自己又怎么能遇到他呢?默默地笑。

  他的挚友,他的天启。

  猛然的手上动作一顿,胸膛里感觉有什么在摩擦,斑皱着眉头,十分干脆的要把柱间赶回去,他直觉的不想让挚友看到自己举动类似常人的一面。“咳咳咳——”咳得撕心裂肺,斑死死盯着自己的手掌,接着一个瞬身就不见了,只留下柱间一个人发呆。【那个东西…】柱间收起了脸上的笑,他看的很清楚 可以肯定斑吐出來什么东西,但是为什么斑不告诉自己?

【啊,被讨厌了嗎...】这是一瞬间就消沉的千手族长。只不过,那个咳出来的东西,真的很让人在意啊。

  身为一族之長长,斑当然知道这个东西,他只是奇怪,为什么是自己?自己会有喜欢的人?是谁?手心的白色玫瑰花瓣安安静静的躺着,几缕血丝十分明显。 

  风起,黑色的和白色的花瓣四处飞散,终于在阳光下化为灰烬。

  黑色曼陀罗——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
  白玫瑰——我足以于你相配。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