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酒醉怪蜀黍

学校两星期才放,
这决定了逍遥更新的时间
逍遥很懒的!【正经脸】
杂食www【为了不饿死】
修因佛田柱斑扉泉蛇自卡伊我李佐鸣宁鹿志牙

许你一世逍遥【花吐症】2

Second.请你去死吧

  泉奈奈现在很糟心。

  WTF!?身为旅游胜地旅馆那么少真的好吗?扉间看了一眼开启了碎碎念模式的团子脸,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其实这个锅并不归旅馆背,只是这几天人太多了,但是!恰好剩下一间房是要闹哪样?还是单人间!服务员笑的一脸的春花灿烂,用搞事情的语气说:“没事的二位,虽然是单人间,但是这张床是非常大的,两个大男人挤一挤是没问题的哟~”【瞧瞧这波浪号!你脑子进房间扉间了吗?】泉奈一脸心痛的想着。

  :-(又疯了一个。

  无果,泉奈狠狠地瞪了眼扉间,转身就走进房间,干脆利落地把门一锁,行李一丢,开开心心的去洗澡了。

  被关在门外鼻子险些被砸平的毛领子聚聚【...】。莫名有些好笑,扉间突然觉得泉奈就像没长大一样,还闹小情绪呢还,脸上还是一脸严肃。前台小姐觉得自己可能猜错了两人的关系,十分尴尬的上前问扉间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在再三确定没有空房间之后,扉间认命的叹了一口气,发动了飞雷神。还好扉间为了预防万一在泉奈身上留下了印记。

  但是,为什么,泉奈,一定要,那么,着急的,洗澡?

  不得不说一下,按照宇智波兄弟骨科的尿性,斑会让弟弟吃苦吗?不会!所以订的客栈也是最好的,哪怕是单人间,面积也是十分的大,浴室里更是有一个堪比小型游泳池的浴缸。泉奈想好好的泡个澡,正在慢慢的放水,浴室里面蒸汽弥漫,朦朦胧胧,而泉奈的衣服已经脱了一半系在腰上。

  所以扉间不得不再一次感叹宇智波惊人的颜遁,接着就被受到惊吓的泉奈开了写轮眼一顿揍。泉奈:【呵呵。】任谁在准备洗澡时被看到都会暴走的好吗啊!?尤其是自己的死敌!扉间楞楞地看着眼前完全不一样的泉奈,居然忘记了还手。也许是因为浴室里温度高的原因,泉奈白皙的皮肤上被蒙了一层粉红,与通红的写轮眼相协调,头发被高高束起,漏下了几缕青丝,反而衬的泉奈愈发清秀。柔和的五官,羞红的脸颊,明亮的眸子,纤细的腰肢,扉间只觉得自己要彻底沉溺其中了。【...】

泉奈的眼睛疯狂地转动着,他在手上快速地结了印,一张嘴:“火遁·豪火咳咳咳——”【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泉奈冷漠脸想着。不受控制的张嘴,一大堆墨色的花瓣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铁锈味扑面而来,连久经沙场的扉间都忍不住退了一步,下意识的揉了揉鼻子,可以见得那惊人的出血量,但花瓣还是黑漆漆的。扉间蹲下来想要捡起一片仔细观察,就猛然地听到凄厉的尖叫:“住手!别碰!”扉间疑惑抬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飞扑过来的泉奈一把抱住倒在了地上,接着扉间就被泉奈抓了起来一把扔在了门上,“哗啦”一声,扉间被扔到了床边,头狠狠地磕在了床沿,一下子就蒙了。扉间:【MMP】

  等缓过来了,扉间抬头看向浴室,却发现破口已经被泉奈的查克拉堵住了。他都不需要很用心的去感知,就可以听到泉奈痛苦地呻吟,他几乎可以想象的出,浴室里面会是怎样的景象。泉奈现在很难受,胸口感觉有什么东西快要装不下了一般,令人无法呼吸。即使张大了嘴,花也吐不干净,一片一片地,在身边铺成了一堆,疼地想叫出声,却因为花瓣的原因只能发出“嗬嗬”的漏气声。隐隐约约间,泉奈似乎听见了白毛的声音,【不可能吧...死白毛怎么会来关心我啊...好痛...】

  好痛啊...

  好痛苦啊...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普通人呢...

  为什么我是宇智波呢...

  不是的话...就能...

  好痛啊...
 
  尼桑...

  救救我...

  尼桑...

  泉奈好痛啊...

  谁...谁来救救泉奈吧...

  谁来...

  扉间...

  为什么自己会想起那个死白毛呢?泉奈并不清楚,现在想起来,自己确实早就陷进去了啊。但是当痛苦的缩成一团的泉奈看到强行破门而入的扉间时,心里莫名奇妙地却感到安心,双眼缓缓地闭上,泉奈安心的昏睡了过去。然而相比起泉奈的安心,扉间看到泉奈闭上眼的那一刻,整个人却一下了呆住了。

  难以置信。

  他...死了?

  泉奈死了?

  那个宇智波泉奈终于死了?

  那个满身傲气的宇智波二把手就这么死了?

  没死在自己手里,却死在了一种可笑的病手上?

  骗人的...骗人的吧...

  这不好笑...这一点都不好笑啊泉奈...

  你这混蛋...快起来...快起来啊!

  扉间一抬脚就要冲过去,他要亲自看看那个不可一世的混蛋是不是真的死了,看看他最后一刻眼里的感情,看看能住在他心里的人是谁。就在这时,泉奈皱起了眉头,微微的咳了两声,吐出了几片花瓣,又是沉沉睡去。

  千手·想多了·扉间:...我宛如一个给自己强行加戏的野鸡。

  小心翼翼的用查克拉隔离了那些花瓣,扉间动作温柔地用公主抱把泉奈抱起来,轻轻地放在床上,又不辞辛劳地打水来,给死对头仔细地擦干净身子。【啧啧啧,原来还是有腹肌的啊。】扉间真的只是不小心瞟到,顿了一下,便伸出了自己的罪恶之手。应该说真不愧是宇智波吗,这皮肤真是好,摸着十分有弹性,白皙顺滑,手上也没有很厚的茧,扉间又想想自己千手家的糙汉子们,静默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哎别说这手感还真好。

  等等!我在干什么!?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