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酒醉怪蜀黍

学校两星期才放,
这决定了逍遥更新的时间
逍遥很懒的!【正经脸】
杂食www【为了不饿死】
修因佛田柱斑扉泉蛇自卡伊我李佐鸣宁鹿志牙

许你一世逍遥【花吐症】3

Third.是吗?是啊

  等泉奈清醒过来差点以为是柱间来了。

  扉间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咸猪手已经在泉奈的腹部留下了好几个红印子,在白白的皮肤上显得格外明显,让人生出了一种施虐感。我靠我在干♂什么?!扉间吓得连毛领子都炸起来了,瞬间退后十米远,生怕泉奈暴起给自己一个火遁。

  等到扉间慢慢平静下来,理智才重新接上线,他先用查克拉消去了那些痕迹,给泉奈把衣服换好,帮他盖好了被子,然后就默默地蹲在房间距离泉奈最远的一个角落,面对墙壁陷入了沉思。

  自己很不对劲。

  身为千手家的二把手,身边自然不缺美人,但是因为自己一心沉迷科技,大哥又是个情商为负的,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导致了一众只能独守空闺。扉间努力思考着,他不是没见过那些陷入恋爱中的人,但是,泉奈可是男的啊!带把的!和自己一样的性别啊!还是说自己真的喜欢泉奈?

  【..................】这是突然消沉的毛领子聚聚。

  【.............?】这是以为自己看到了柱间的刚刚起床的泉奈奈。

  喉咙真的很不舒服。

  刚刚才吐过花的斑阴沉着一张脸,把花瓣撕成了碎片,随手丢弃。他当然是懂得这些东西的,所以才会这么暴怒,喜欢的人?没有啊。要是自己死在这么个不知所谓的可笑的病上,说出去可能会被笑死吧。

  尤其是...柱间。

  想到这斑突然好奇,要是知道了自己的死讯,柱间会有何感想。摇摇头,斑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南贺川边。【怎么是这里?】算了不想了,斑弯下腰捡起一块石头,用力扔向对岸。石头在河面弹了几下,随机沉入河中。【怎么会?!】

  斑感知了一下体内的查克拉,随即黑了脸,自己的查克拉不受控制的在胸腔里面化为一片一片的花瓣,数量之庞大。他当机立断,把手伸入喉咙间催吐,紧接着大量的白色花瓣便涌了出来。“咳咳咳...”等到花瓣吐完,斑才深吸了一口气,刚刚差点没窒息。等缓过劲来,斑才低头一看,暗红的血丝已经占了白色花瓣的三分之一,落在黑色的族服上,三色交错,分外诡异的美。接着斑只觉得头有点晕,一阵天旋地转,斑倒下了。

  “斑!!!”一个模糊的身影,是柱间吗?白痴,别过来啊,会传染的...

  “斑!斑!斑你没事吧!斑你醒醒啊!斑!”柱间十分着急,天知道自己看到斑倒下去的时候心都快停止跳动了,还好,还好斑只是晕过去了。在松了一口气之后,柱间的查克拉便开始为斑疗伤,【嗯?】柱间疑惑地停了下来,他一下子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斑的体内查克拉大量减少,这是斑昏迷的原因,但是,柱间居然找不到斑的查克拉的去向。

  【难不成...】柱间低头看了一眼满地的花瓣,刚刚因为紧张还没觉得,现在发现这些花还真是怎么看怎么奇怪,尤其是看到了上面的血丝,柱间捡起一片细细端详,玫瑰的香味和血的腥味冲得柱间鼻子很痒,他放下花瓣,一把把斑打横抱起,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柱间没发现斑的手不自觉的抓住了自己的衣服,往自己怀里靠了靠。

  “喂喂喂,死白毛!你在干啥呢?柱间附体了不是?”泉奈看着消沉的扉间很不习惯。结果扉间没有说话,“喂喂喂!死白毛,叫你呢!”扉间还是没有回话。泉奈立马蹦下床,飞奔到扉间身边一看,一下子笑了。赶了那么久的路,又经历了一系列的折腾,扉间也很累,在墙角就这么蹲坐着,居然睡着了。

  讲真泉奈超级想笑,但是又怕吵醒了身边的人,憋的很辛苦,肩膀不停的抖动,泉奈忍着笑在扉间脸上把那三道红痕涂成了,彩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死白毛你也有今天!】泉奈奈小天使,你ooc了你知道吗?

  看到扉间的毛领子,泉奈奈后知后觉的想扉间会不会受凉,就想着要不要把扉间搬到床上。但!是!千手家全是糙汉子而然宇智波家的人都是精干型的,身高也比不过,所以,泉奈扛着扉间向床挪动着的时候,泉奈感觉自己快死了,【我靠怎么这么重啊你这死白毛!你就不能像那毛领子一样轻一点吗?】

  这是碎碎念的泉奈。

  【( •̀∀•́ )】这是千手·难得心脏·捉弄泉奈·一直醒着的·扉间。

评论(7)

热度(44)

  1. 云雾缭绕逍遥酒醉怪蜀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