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酒醉怪蜀黍

许你一世逍遥【花吐症】4

Fouth.挚友,天启

  划破空气的声音。

  “诶诶诶冷静斑斑你醒醒啊是我啊!”身为忍者,斑和柱间自然经历过在睡梦中被偷袭的事,所以斑稍微清醒过来感觉到身边有人时,条件反射的一刀挥了过去,斑这么做被早就有准备的柱间瞬间躲开了。听到熟悉的声音,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打量了一下四周,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随手把苦无塞回枕头底下后又重新躺回去了,斑估计也是睡迷糊了,还顺便用头蹭了蹭柱间的腿。

  用头蹭了蹭柱间的腿。

  蹭了蹭柱间的腿。

  柱间的腿。

  腿。

  牙白,斑爷也ooc了。

  斑爷你醒醒!那是柱间啊!是千手家的糙汉子啊!不是你那香软可爱的奈奈小天使啊!

  在下可能幻肢硬了。

  柱间一下子就蒙逼了。他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子迷迷糊糊的斑,以前的斑那次不是一身傲气立于天下?但这次...还...挺可爱?这是斑斑接受了自己的表现吗?开心的柱间在心里点点头,嗯,不愧是自己的挚友啊,长得比自己漂亮多了!

  扉间板着一张脸冷冷地盯着泉奈。泉奈顶着杀人的目光笑得无法呼吸。原因无他,请小天使们自行想象彩色的扉间。

  范围是整张脸。

  嗯,可以,这很千手扉间。

  在之前扉间被泉奈一步三摇的给丢到了床上, 头在床沿又是狠狠地磕了一下,毛领子聚聚又一次表示【MMP】。泉奈是真的累爆了,也不管死敌怎么样,直接滚倒在扉间旁边,立即睡着了,还别说这床还真的挺大。然而这时候,毛领子聚聚还没有发现自己的脸上那标志性的三道红痕已经变成了彩色的。

  那么重点来了。

  泉奈刚刚洗完澡。

  睡衣是扉间帮忙穿的。

  很松。

  刚刚的动作太大了。

  春光乍泄。

  扉间默默地扭过头去,猜测着地方帮泉奈盖好被子。这个时候,扉间也没发现自己的脸上有颜色。已经很晚了,身边的泉奈微微嘟哝几句,翻个身面对着扉间,一把就抱住了扉间,脸还在扉间的胸口蹭了蹭。

  啧啧啧,毛领子聚聚好福利。

  而然现在扉间并不觉得,他只是全身猛然僵硬,一动不动的死死盯着泉奈,他生怕泉奈突然暴起给他一刀,扉间确定这种事泉奈做的出来。这个时候毛领子聚聚还是没发现www

  “所以说...就连斑斑你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吗?”柱间难得一脸严肃的看着斑,斑微微的偏过头不看柱间的脸,表示肯定。【太假。】柱间紧紧地盯着斑 他知道斑没有说实话,他也知道斑知道自己发现他没说实话,但是——柱间苦笑了一下,斑没说实话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自己只是斑斑的朋友啊。斑看到了柱间的表情,立马就猜到了他在想什么,斑内心也有些无奈,他这是不想让柱间也被传染啊。

  突然斑猛的想起了什么。自己在南贺川的时候昏过去了,但是那个时候自己的周围好像全是花瓣啊?这么说!

  斑突然转头死死看着柱间,柱间有些不自然的缩缩身子:“斑斑?你怎么了?没事吧?”斑一下子站起来一步跨到柱间面前上下打量,“柱间,你从南贺川把我带回来的时候没有没碰到那些花瓣?”

  柱间猛的被吓了一跳,有些磕磕巴巴的回答:“有...有啊,我看那个花有些奇怪,上面还有血,我就...”“你是白痴吗?那么奇怪的东西谁让你碰了?啊?忍者守则上面没有说过吗?”斑是真的没想到,柱间居然碰到了那个花瓣,但是这个状态不对劲啊?

  “喂,柱间,你...碰到了那个花之后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比如说不舒服什么的。”柱间仔细回忆一下,然后扬起一个笑脸:“没有啊斑斑,我的身体很好的哦!”斑顿了一下,“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柱间有些奇怪,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说:“没有啊?斑斑你怎么了?这有什么问题吗?”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