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酒醉怪蜀黍

学校两星期才放,
这决定了逍遥更新的时间
逍遥很懒的!【正经脸】
杂食www【为了不饿死】
修因佛田柱斑扉泉蛇自卡伊我李佐鸣宁鹿志牙

我瞎了?!【上】

在下逍遥

多谢小天使点梗

@有君如佩

内啥,小天使啊,本来这个只是佐鸣的,但是回来写不下去了所以就入加了宁鹿志牙我李……以及脱了两个星期了逍遥真的十分抱歉_(:_」∠)_所以在下就延长了篇幅预计还有下就没了,真的很抱歉_(:_」∠)_

就是这样,雷慎

———————————————————
  漫展。

  看着身边走过的一群群奇装异服的人,佐助微微地皱眉,他是不喜欢这种人多耳杂的地方的,但是尼桑和那个卷毛好像也在这里,自已实在放心不下,得来看看。周围围着一群各种秀腹肌的男孩子,佐助刚刚想换个地方找人,结果就被他们拦下来了。“你好啊,帅帅的小哥哥,我可以要你的QQ号吗?”软萌软萌的妹子音。

  受到惊吓的佐助???

  立马换了一个位置然后环顾四周,是错觉吗?怎么总是感觉自己这边很热闹啊。当又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径直向自己走过来,然后“不小心”撞到自己,再边抛媚眼边连声道歉后,佐助终于放弃了找哥哥这个想法,转身就走。

  “喂!你们要干嘛啊我说!”在路过一条小巷子的时候,佐助听到里面一个阳光健气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几个感觉流里流气的痞声:“你说呢小妹妹,我们当然要干了啊哈哈哈,小妹妹放心吧,哥哥们几个都很轻的,你不会疼的哦~”

  切,一群垃圾。佐助脚下一顿就要往里面走。刚刚抬脚,“啊啊啊————!!!”鬼哭狼嚎的惨叫不断传来,还夹杂着明显处在兴头上的声音:“啊哈哈,你们也太弱了吧我说!再来啊,起来打啊我说!”

  佐助:……
  佐助:???
  佐助:!!!

  什么玩意?

  然后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猥琐男捂着下面被扔【重音】出来了,差点就撞到了佐助。“大哥!”“老大啊!”紧接着几个鼻青脸肿的人就跌跌撞撞地往外跑,也不管他们大哥在这儿,瞬间跑远了。佐助终于看到了那个生猛的人,一个扎着双马尾的金发小姑娘,湛蓝的眼睛,脸上挂着一个兴奋的笑容,穿着一身橘色的运动服,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阳光向上。佐助表示他的心狠狠地中了一箭。

  还没等佐助想好怎么搭话,一个拳头就出现在了面前。【嗯?】猛然抬手接下这一拳,佐助抬头看着眼前的妹子,手里轻轻捏了一下,骨节分明,不是很像一个小姑娘啊,不愧是练家子。“哇啊啊啊啊!”鸣人飞快地抽回手,一脚扫向佐助下盘。这小姑娘!佐助无奈摇头,往后跨了一步,竖起手臂接下了小姑娘的一个肘击。两人都往后退了几步,“诶我说,你还是挺厉害的嘛!”佐助看着眼前过度兴奋的小姑娘,往后退一步解释:“你弄错人了,我只是恰好路过这里的。”“诶?!”然后佐助看到小姑娘就立马九十度鞠躬:“对不起!我……实在抱歉我说,没弄疼你吧?”

  正中红心。

  佐助耳尖略红,微微偏头,道:“不……没什么,你叫什么?”对面的人扬起一个灿烂到刺眼的笑容:“我叫鸣人,漩涡鸣人!你叫什么啊我说。”那笑容就像阳光一样,照进了佐助的内心深处。“宇智波佐助。”佐助直视鸣人的眼睛。“佐助啊,很高兴认识你,走吧,我们去吃拉面吧!我请客哦我说。”

  鸣人上前拉起佐助的手就跑。【!!!】佐助一下心态就乱了,怎么这小姑娘这么开放的吗?鸣人跑的飞快,两条金色的马尾抽在佐助脸上,不疼,绵绵的。佐助在心里默默比较着,鸣人和自已以前遇到的女的完全不一样啊,阳光向上,干脆大方不做作,和自己一样能打…………佐助不得不承认,自己好像动心了。

  “喂——混蛋鸣人!”远远的有个冲天马尾在向鸣人挥手,“你跑哪去了,牙和李一直在找你呢!”朋友?佐助皱眉,鸣人大声地回应:“我找到了一个朋友啊鹿丸!很厉害的啊我说!”鹿丸挠挠头上的马尾,喃喃一句麻烦死了。“哟!鹿丸,你的裙子很好看啊!”面对鸣人贱贱的笑,鹿丸毫不犹豫地一拳打在了鸣人头上:“真是麻烦!要不是你这家伙打赌输了我们用得着穿女装吗混蛋!等漫展结束你就等着被牙和李好好修理一顿吧!”等等!女装?

  佐助看看身边的鸣人,愣住了。汉子?鹿丸一看佐助这样子就觉得大事不妙,立马遁了,但是他忽略了自己的高跟鞋,转身一扭就摔到了一个人怀里。“小姐,你没事吧?”
鹿丸抬头,直直的撞见了那双洁白略带紫意的通透双眸。

  “……!”

  “……?”

  “是啊,我可是女装大佬的!是不是超——厉害的啊?”兴致勃勃的解说,鸣人完全没注意到佐助越来越黑的脸色,一回头发现佐助人不见了,“咦?人呢?”

  “先生,我没事了,谢谢。”鹿丸恢复了一张麻烦脸一本正经的说,同时试着把手抽回来。

  抽不回来。

  再使劲 。

  还是抽不回来。

  鹿丸???

  “这位先生你……”“鹿丸。”宁次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鹿丸【漏出的锁骨】看,“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声音里是藏不住的笑意,“不过还挺好看的。”天知道当雏田大小姐把照片发给他的时候,他的鼻血差点儿就没止的住。“宁次,你先松手好吗?疼。”听鹿丸略委屈的声音,宁次才发现自己用了很大的力气,鹿丸的手腕都红了一圈,“抱歉!鹿丸。”宁次小心翼翼地举起鹿丸的手凑到嘴边吻了一下。

  鹿丸!!!

  于是宁次和志乃我爱罗打了声招呼就很干脆的把鹿丸扛【重音】走了。

  于是第二天宁次鹿丸都没有来上学。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