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酒醉怪蜀黍

学校两星期才放
这决定了逍遥更新的时间
逍遥很懒的!【正经脸】
最近迷上了欧美圈
考虑过自创文但是贼累算了
QQ2470703897欢迎扩列
一个马甲走天下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只是……只是想活下去啊……"
"我也只是想活下去,抱歉。"

毛领子的初恋

谢小天使点梗www

@月光下的宇智波二狗

女装大佬奈奈

———————————————————
  两族休战期间。

  为了不让年幼地哥哥太过于辛苦,还是个白团子的年幼泉奈偷偷地接了一个长期任务。

  结果发现要穿女装。

  花街里面的那种。

  泉奈当时还很小,并不懂这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只是看女装的衣服超级漂亮。在雇主额外许下三盒草莓大福后,泉奈果断答应了。

  任务是从一个【有恋童癖的】小姓身上盗走马场比赛的名单。

  【因为雇主拿不准小姓喜欢正太还是软妹所以还雇请了千手家的糙正太这件事就不要声张哈】

—  —  —   —   —   —   —   —   —   —   —

  “大人,再喝一点吗?”泉奈在心里不断告诫自己要冷静,深呼吸,不要一失手把人给打死了,面上却还是一副清秀懵懂的样子在不断劝酒。

  一边被无视的千手糙正太一脸的纠结。

  小姓笑的合不拢嘴,低头就着泉奈的手自我感觉优雅的呡了一口清酒,却不留神洒了泉奈满手。

  “啊呀!姑娘,真的是对不住了啊!”小姓嘴上诚恳地道着歉,手上却悄悄地把手帕给藏起来。“不用道歉,大人,我……奴家没事的。”泉奈强颜欢笑,四处找手帕却没找到。

  “姑娘,你是在找手帕吗?”小姓色眯眯地盯着泉奈露出来的锁骨问,泉奈忍着揍人的冲动回答:“是的,大人。奴家需保持洁净才能服侍大人您啊。”泉奈找来找去都找不到手帕,实在是想发火。

  千手家的糙正太正坐在一旁犹豫,想着要不要把自己的手帕拿给那个“小姑娘”,结果小姓就直接拉过泉奈的手含在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没事啊,姑娘,我来帮你擦干净。”

  ……

  ……

  “火遁…………!!”泉奈手印才结出第一个式,糙正太就一把把泉奈的嘴捂住,压低声线说:“不要暴露。”

  泉奈气的写轮眼都出来了,才一勾玉的赤瞳滴溜溜的转,他看着还没弄清状况的小姓,勾起嘴角阴恻恻的笑。

  “幻术!”泉奈恶狠狠的在幻术里把小姓折磨了千百遍,尤其着重于男性地某一重要部位。幻术中好似过了几百年,现实中只过了五秒,泉奈的查克拉暂时还不足以支持太久,但也足够了。

  懒得看在地上摊成废人的小姓,泉奈转头看向另一个小孩,“你姓什么。”

  那个小男孩似乎被泉奈的眼睛给吓呆了,缓了好久才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没有姓……我叫森。”

  泉奈一想也是,既然雇佣了宇智波就没必要再请什么大家族了。在威胁森不准说出去后,泉奈才想起来洗手。“水遁。”泉奈看着森,后者红着脸解释:“我是水遁忍者。”泉奈点点头,“谢谢啊。”

  在把一切都打理好之后,泉奈又给小姓施加了一个遗忘的幻术,就和森一起去交任务了。一想到那三盒草莓大福,泉奈就十分激动,雇主看到两个孩子没有任何损失的回来了,还完美的完成了任务,特别欣喜的多加了两盒甜点。

  泉奈眼睛都快放光了,仰着头甜甜的微笑着说谢谢。一边的森也是被泉奈这个笑给惊艳到了,脸又红起来。

  任务结束,各回各家。

  泉奈把省下没吃的甜点和哥哥一起分享,兄弟骨科其乐融融。

  森一回到家就被自家傻大哥拉去顶罪,“扉间!!!我要死了!”森一脸冷漠的闪身回房,干脆利落的把门给锁上了。

  泉奈……吗?一回想到那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森脸上就浮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他凭借忍者惊人的记忆力把那个女孩画下来,有空就拿出来回忆,每次上战场前也要许下心愿。

  这就是为什么建村后哥哥组每天和谐相处而弟弟组相怼相杀的原因。

ps:扉间知道真相后难以置信的表情让泉奈乐了好久。
pps:好像女装戏份不是很多……逍遥的锅_(:_」∠)_小可爱不满意就说,逍遥重新在写一篇
ppps:一句话柱斑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