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酒醉怪蜀黍

学校两星期才放
这决定了逍遥更新的时间
逍遥很懒的!【正经脸】
最近迷上了欧美圈
考虑过自创文但是贼累算了
QQ2470703897欢迎扩列
一个马甲走天下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只是……只是想活下去啊……"
"我也只是想活下去,抱歉。"

搞事

第一轮联文

↑↑↑↑↑↑↑↑↑↑↑
点❤我❤看❤惊❤喜❤

是这样的,因为第一轮联文是有番外的,然后番外要最后发,所以逍遥在这里把番外也加上重新整了一下最后发出去,这回是链接完整版的联文,请小伙伴们尽情享用bia

件套联文——集体搞事蛤蛤蛤

联文——修因篇 by @潜水球里的阿凌

联文——佛田篇by @逍遥酒醉怪蜀黍

联文——柱斑篇by @尬

联文——扉泉篇by @逍遥酒醉怪蜀黍

联文——卡带篇by @从不填坑.栗

联文——带卡篇by @一世长安劫

联文——止鼬篇上by @斑泉斑一生推【亲情向】

联文——止鼬篇下by @斑泉斑一生推【亲情向】

联文——鸣佐篇设定by @斑泉斑一生推【亲情向】

联文——鸣佐篇前言by @斑泉斑一生推【亲情向】

件套番外 @铃铛绣球

如果小可爱们突然发现有两篇文的质量十分的不好,烂到辣眼睛,不用怀疑就是在下写的蛤蛤蛤

历时n多天的联文终于结束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解放啦!在这期间要是没有各位太太们的帮助想必逍遥一只咸鱼是没办法完成这个活动的,所以逍遥在此衷心感谢各位太太们的帮助!

【挺期待下一次联文的就是被催稿的过程有点惊恐蛤蛤蛤】

以及

宣个群蛤蛤蛤要是有想要一起联文的小可爱们就来看看bia

点击链接加入群聊【神秘开黑组】:https://jq.qq.com/?_wv=1027&k=5W8nnWF

以上

百粉福利

狗生中第一次啊

百粉了呢

咸鱼遥崛起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

果然还是发刀子好了【bu】

身为语文课代表上课讲现代散文的时间纵轴的时候突然有的脑洞妈呀把逍遥自己给虐的在课上哭的稀里哗啦的然后同桌差点以为语文课代表学疯了_(:_」∠)_

宇智波线
1.遇见2.决裂3.留情4.被重伤5.医治6.同盟7.建村8.忙碌9.疏远10.众叛亲离11.最后的稻草12.死亡

千手线
1.遇见2.决裂3.下手4.使重伤5.砝码6.主导权7.建村8.扬名9.奸细10.挑拨离间11.决定12后悔

千手死后时间倒叙
1.相见2.麻木3.绝望4.忏悔5.心疼6.反思7.难以置信8.经历9.静心10.解释11.疑惑12死亡

宇智波死后的经历
没有什么啊,心灰意冷了呢
———————————————————
                           时间轴

  壹.
  宇智波.遇见

  在战国时期,战争已经影响到了上至耄耋老人下至青年甚至儿童。要是你在路上看到一个五六岁的童孩手握苦无身带伤,不必大惊小怪。

  在这样一个混乱的时代,独自出门去是很危险的,要是遇上了死敌家族的人,基本上是有去无回了。

  但泉奈对自己的身手还是很有自信的,况且他发现自己的哥哥已经是连续好多天早出晚归了。出于一个兄控对哥哥的关心,泉奈在收拾好武器后,毅然悄悄跟着自家哥哥出了门。

  斑和他新认识的小伙伴正坐在河边无所事事的聊天。俩人真的很有默契,在最开始的问名字就可以看出来,他们都藏匿了姓氏,压下了手中的苦无,十分自然的以普通人的身份坐下来交流。

  从口味说到弟弟,从服饰说到爱好,天南海北有啥说啥,每次离别都是依依不舍,每次相见都是兴高采烈。

  斑的小伙伴柱间,一个无论是兴趣爱好还是穿衣审美都相当土的人,实力和斑不相上下。当一白团子一棕团子在说到自己以后得梦想时,都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建立一个领地来保护好自己的弟弟,这让偷偷跟着俩个哥哥的弟弟组倒是很感动。

  相视一笑,斑抬头一看时间不早了,决定回家。“明天见,柱间。”“嗯!明天见!”定下了明天的约定却不知从此以后只能相见于战场。

  泉奈一直在等,等斑走了之后一跃而起,手握苦无直冲对面的白毛。那红眸白毛闪身躲过,一腿扫过来,直奔泉奈小腿骨。按照那划破空气的力度以及现在的幼年奈的腿骨硬度来看,如果实打实的被踢到,泉奈八成是废了。
 
  哼,雕虫小技。泉奈自信的扬起嘴角,腰身用力,身段柔软的一个后空翻躲了过去。既然两人势均力敌,那么在短时间内是不会分出胜负的,所以当泉奈一身泥气喘吁吁的回到家时,已是夕阳西下。

  是便是宇智波斑和宇智波泉奈印象里最深刻的初次见面。

ps:欲言又止。
想说的话有好多啊……
总之逍遥快死了……
只能在假期爆更了……
上学期间就咸鱼了吧(ಥ_ಥ)

毛领子的初恋

谢小天使点梗www

@月光下的宇智波二狗

女装大佬奈奈

———————————————————
  两族休战期间。

  为了不让年幼地哥哥太过于辛苦,还是个白团子的年幼泉奈偷偷地接了一个长期任务。

  结果发现要穿女装。

  花街里面的那种。

  泉奈当时还很小,并不懂这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只是看女装的衣服超级漂亮。在雇主额外许下三盒草莓大福后,泉奈果断答应了。

  任务是从一个【有恋童癖的】小姓身上盗走马场比赛的名单。

  【因为雇主拿不准小姓喜欢正太还是软妹所以还雇请了千手家的糙正太这件事就不要声张哈】

—  —  —   —   —   —   —   —   —   —   —

  “大人,再喝一点吗?”泉奈在心里不断告诫自己要冷静,深呼吸,不要一失手把人给打死了,面上却还是一副清秀懵懂的样子在不断劝酒。

  一边被无视的千手糙正太一脸的纠结。

  小姓笑的合不拢嘴,低头就着泉奈的手自我感觉优雅的呡了一口清酒,却不留神洒了泉奈满手。

  “啊呀!姑娘,真的是对不住了啊!”小姓嘴上诚恳地道着歉,手上却悄悄地把手帕给藏起来。“不用道歉,大人,我……奴家没事的。”泉奈强颜欢笑,四处找手帕却没找到。

  “姑娘,你是在找手帕吗?”小姓色眯眯地盯着泉奈露出来的锁骨问,泉奈忍着揍人的冲动回答:“是的,大人。奴家需保持洁净才能服侍大人您啊。”泉奈找来找去都找不到手帕,实在是想发火。

  千手家的糙正太正坐在一旁犹豫,想着要不要把自己的手帕拿给那个“小姑娘”,结果小姓就直接拉过泉奈的手含在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没事啊,姑娘,我来帮你擦干净。”

  ……

  ……

  “火遁…………!!”泉奈手印才结出第一个式,糙正太就一把把泉奈的嘴捂住,压低声线说:“不要暴露。”

  泉奈气的写轮眼都出来了,才一勾玉的赤瞳滴溜溜的转,他看着还没弄清状况的小姓,勾起嘴角阴恻恻的笑。

  “幻术!”泉奈恶狠狠的在幻术里把小姓折磨了千百遍,尤其着重于男性地某一重要部位。幻术中好似过了几百年,现实中只过了五秒,泉奈的查克拉暂时还不足以支持太久,但也足够了。

  懒得看在地上摊成废人的小姓,泉奈转头看向另一个小孩,“你姓什么。”

  那个小男孩似乎被泉奈的眼睛给吓呆了,缓了好久才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没有姓……我叫森。”

  泉奈一想也是,既然雇佣了宇智波就没必要再请什么大家族了。在威胁森不准说出去后,泉奈才想起来洗手。“水遁。”泉奈看着森,后者红着脸解释:“我是水遁忍者。”泉奈点点头,“谢谢啊。”

  在把一切都打理好之后,泉奈又给小姓施加了一个遗忘的幻术,就和森一起去交任务了。一想到那三盒草莓大福,泉奈就十分激动,雇主看到两个孩子没有任何损失的回来了,还完美的完成了任务,特别欣喜的多加了两盒甜点。

  泉奈眼睛都快放光了,仰着头甜甜的微笑着说谢谢。一边的森也是被泉奈这个笑给惊艳到了,脸又红起来。

  任务结束,各回各家。

  泉奈把省下没吃的甜点和哥哥一起分享,兄弟骨科其乐融融。

  森一回到家就被自家傻大哥拉去顶罪,“扉间!!!我要死了!”森一脸冷漠的闪身回房,干脆利落的把门给锁上了。

  泉奈……吗?一回想到那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森脸上就浮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他凭借忍者惊人的记忆力把那个女孩画下来,有空就拿出来回忆,每次上战场前也要许下心愿。

  这就是为什么建村后哥哥组每天和谐相处而弟弟组相怼相杀的原因。

ps:扉间知道真相后难以置信的表情让泉奈乐了好久。
pps:好像女装戏份不是很多……逍遥的锅_(:_」∠)_小可爱不满意就说,逍遥重新在写一篇
ppps:一句话柱斑

喵嗷【1】

一个脑洞作点梗

柱斑扉泉

甜甜哒【bushi】

喵化 @Solar莱沙

———————————————————
  “当——”,两剑相交发出刺耳的声音,预示着双方的交战开始。

  “火遁·龙炎放歌!”宇智波斑先发制人,一个火龙打过去,千手柱间运起木遁抵挡,两族的族长瞬间就打的不可开交,族人们也纷纷在距离俩人较远的位置找上了自己的对手。

  弟弟组的俩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泉奈先动了。他架着刀附上查克拉后,立马缩短两人的距离,紧接着单手执刀砍向扉间,被扉间双手握刀挥开。

  结果被震的虎口发麻的扉间死死的皱着眉头,自己下来分明有认真的训练力量,双手的力量却依然不敌宇智波泉奈单手。这家伙的力气,到底有多大?!

  见死敌露出空挡,泉奈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脚下用力蹬地,他猛然靠近扉间,两人鼻尖微微相触,呼吸交缠在一起。扉间大惊,刚想退后就见泉奈闭上眼睛,再睁开已是满眼鲜红。

  “!!!”同样赤红的瞳孔骤缩,完全无法控制的,心神为之一顿。扉间下意识的偏头闭眼,企图稳住心智,紧接着就被泉奈一脚给踹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一块岩石上,一口血喷了出来。

  嘴角勾起的弧度好似偷得腥的猫儿一般,泉奈弯眼咪咪的笑,手上动作却一点不含糊,张口就是一发火遁。为了防止自己变成一块焦黑的尸体,扉间也飞快地结印,用水遁堪堪挡下。

  水火相交,霎时闷热的水蒸气弥漫开来,分外碍人视线。水汽阻挡视线什么的对于宇智波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儿。泉奈瞪着一双写轮眼,只感觉水汽似乎完全消失了一般。看来今天的写轮眼状态不错嘛,有很大的几率可以一举拿下千手白毛。

  刚刚这么想着,泉奈就感到眼睛的一阵刺痛。迎面有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不理睬眼睛的痛楚,冷静判断出来物的方向,泉奈微微侧身将几枚苦无躲过。

  余光中似乎瞟到了其中一个苦无有着奇怪的图案。泉奈努力睁大眼睛,刚要想看得更清楚一些,眼睛就又是一阵刺痛,鲜血顺着脸颊流下。

  在陷入一片漆黑之前,宇智波泉奈血红色瞳孔最后所倒映出来的,是千手扉间那张近在咫尺的脸,猩红的眼中满是肃杀,手上的刀握的很稳。

  写轮眼不受控制的在眼眶里疯狂转动,一股热流顺着脉络传遍全身,让皮肤更加敏感了。

  所以泉奈感觉的很清晰。

  他听到了锋利的刀刃划破衣服的声音。他感受到了皮肤被切开一道痕印时的冰冷。他体会到了滚烫的鲜血从刀口下喷涌而出的畅快。

  啊。

  腰好疼。

先苦后甜!!!
这篇文是甜的!

小美人鱼【bushi】点梗

在下逍遥。

喂喂喂鸣子酱你点的梗实在是太魔性了哈哈哈哈哈哈自己先笑傻 @佐鸣佐一生推

攻人类受人鱼嗯,雷慎

多cp

【前方高能预警!】

【前方高能预警!】

【前方高能预警!】

有不是很大众的cp

卡伊志牙我李宁鹿佛田

接受无能就回去吃刀子吧x

那么开始!

———————————————————
修因

  阿修罗呆呆的在河边看着河水,过了几个时辰因陀罗游出来了。

  阿修罗:“哥哥!你刚刚跑哪去了!我一直在找你啊!没事吧?”

  因陀罗:“阿修罗,我刚刚只是出去转了一圈,没有什么事的……”

  因陀罗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阿修罗,有些紧张的问:“阿修罗?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阿修罗几大步上前一把就抱住因陀罗,“哥哥……不要随便离开我啊……”哪怕身上的衣服被水打湿,阿修罗也不松手。

  因陀罗???

  因陀罗:“【反手回抱住】对不起,阿修罗,原谅我这一次,以后不会了。”

  阿修罗:“嗯!哥哥果然最好了!”

  因陀罗内心:啊啊啊这么好哄的弟弟好可爱啊!


佛田

田岛:“混账!把手拿开!信不信我弄【四声】死你!”

佛间:“不要。”

田岛刚要爆发,佛间就直接吻了上去。


柱斑

  斑:“哈西拉马!不要摸我的尾巴!说了我的尾巴和背后最敏感了!”

  柱间:“可是斑斑你的尾巴真的好漂亮啊!我太喜欢了,所以就情不自禁的……”

  斑:“……啊、啊啊,那……你摸吧……”【脸红】

  目睹了全过程的扉泉以及贤二:…………

  扉间: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大哥。

  泉奈: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了死木头!!!

  贤二:【悄悄伸手摸,然后被打死了】


扉泉

  扉间……扉间从泉奈尾巴上扒了几片鱼鳞去做实验。

  结果发现实验室被泉奈炸了。


止鼬

  鼬:“止水哥……别、别摸尾巴……”

  止水:“好吧,那我摸这里吧。”说着止水的手往上移动。

  被鼬强忍腰疼扇了一尾巴。


卡伊

  卡卡西:“啊啊,伊鲁卡三三,我想吃秋刀鱼了呢!”

  银发上忍边说边摸摸小海豚的尾巴。

  伊鲁卡:“卡卡西老师!说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吃鱼!还有你的手!”

  脸红的伊鲁卡拍开了卡卡西的手,狠狠地瞪了一眼卡卡西,转身去做秋刀鱼了。


宁鹿
   
  宁次看着鹿丸躺在水底看天。

  鹿丸看了一下午的云。

  宁次看了一下午的鹿丸。


志牙

  志乃:“牙,你身为一条人鱼就不要在陆地上,要说为什么的话……”

  牙:“啊啊啊志乃你无聊死了!”

  志乃看着牙在地上用尾巴跳来跳去地追赤丸,沉默了。

  牙:“而且赤丸可是不方便下水的呢!”

  志乃内心:原来我还没有赤丸重要吗?

  牙:“【脸红】【超小声】而且你也在啊。”


我李

  我爱罗还没来得及有所行动就被李拉去训练了。

  训练水下呼吸。

  我爱罗赢了。

  李出了水面后脸是红的。


佐鸣

  鸣人:“佐助!我要吃拉面的说!”

  佐助:“让我摸尾巴就带你去吃拉面。”

  鸣人:“【伸尾巴】佐助你最好了!真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佐助:【沉迷摸尾巴的手一僵】

  第二天鸣人躺了一天。

emmmmm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上生物课的脑洞

老师讲果糖存在于jingye中。

那么问题来了。

1.
众所周知,宇智波是甜党。

所以每次建设组老不要脸后斑爷可能会没胃口吃饭了。

吃【哗——】吃饱了。

宇智波佐助是个例外。

他是咸党。

所以他是攻。

2.
千手一族是咸党。

那么每次【哗——】的时候如果【哗——】的话会很难吃。

同时【哗——】把千手们体内为数不多的果糖【哗——】出去了。

为了维持身体健康还要喝葡萄糖。

千手咸党,为了【哗——】喝葡萄糖。

只能说是真爱。

3.
【忘了在哪里看到的,好久之前的了。】
大学教授讲到了这个知识点。

一小哥问:“那为什么jingye没有甜味?”

全班哗然。

教授一推眼镜,淡定说。

“因为甜味的味觉在舌尖。”

“而不在喉咙深处。”

喉咙深处。

深处。

那么。

泉奈:“诶,死白毛,为什么你的【哗——】不甜啊?”

扉间:“因为我的【哗——】太长了,没【哗——】准位置。”

泉奈:“不要脸!”

【逍遥冒着十大禁令的危险码了一篇神的都不是的文(ಥ_ಥ)】
【继续消失直到五天后】

站tag抱歉

逍遥要消失两个星期了QAQ
最后来个点梗吧,你们不要忘了逍遥QAQ
【其实本来也没多少存在感】
壹:半百粉长篇点梗【至少10篇以上,每篇字数2000+】
贰:六十粉点梗
对的没错就是两次点梗!因为半百粉点梗工程量太大了所以两篇极限QAQ